位置:首页 > 都市 > 厉先生,晚安 > 正文

厉先生,晚安全文阅读_厉先生,晚安全集

发布时间:2020/10/19 4:49:59热度:

《厉先生,晚安》是剧情极佳的都市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喂,有没有搞错,平时奶奶可是最疼孙子的了,怎么这会儿胳膊肘往外拐。...

厉先生,晚安

毕竟是难以割舍的血脉之情,厉陆海至到下定不去见一个人最后一面的决定时,从未感受的窒息扑面而来。

一向抗压能力非凡的他,直觉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公司所有事务交给心腹阿离,厉陆海是快马加鞭往家赶。

家是港湾,或许更是男人在外倦了累了的栖息所。

进屋,融融的气息迎面而来,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已早早上了桌。

想不到,安婶已有这般好手艺,厉陆海刚想朝安婶撒娇的夸赞几句,只听“少爷,快吃吧,这都是小姐特意给你备的晚餐。”

这个死丫头也会亲自下厨给我做饭?想想男人就觉得可笑,让她报救命之恩,请吃个大餐,竟拐弯抹角的让自己到公园吃份大排档。

男人无法掩饰眼角的惊喜,却故意装作一脸的无所谓落坐在餐桌前。

晓靖坐在奶奶身旁,刚开始动筷,听到:“快,快吃吧!靖靖!”说着,奶奶朝素晓靖碗里夹了一个大大麻虾。

厉陆海望着晓靖盘子的大虾,露出万般复杂的神情。

喂,有没有搞错,平时奶奶可是最疼孙子的了,怎么这会儿胳膊肘往外拐。

就在厉陆海欲开口抗议时,没想奶奶又往素晓靖碗里夹了一块牛排,“靖靖,多吃点儿,今儿个没少辛苦!”

厉陆海投之不屑眼神,奶奶今儿个是头脑灌水了还是?昨还朝素晓靖这个傻丫头吼着不想呆在这个家趁早滚出去,这才不到四十八个小时,就发生了如此天翻覆地的变化?不行,这个女人肯定给奶奶罐了什么迷魂汤!

吃过晚饭,奶奶和蔼令素晓靖上楼休息,以后,所有的家务事儿交给安婶打理就行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暖,袭上素晓靖的心头,或许,早已没有找到家的温暖,素晓靖感恩戴德的点头后,便径直上楼。

刚迈楼梯几步,厉陆海急步追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怀里,她被他按跌停在他的胸口,一动都动不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已打横抱起。

晓靖:“放,放开我!”

男人“嘘”了一个字后,晓靖嚷道:“你不乘电梯,干嘛跟着我爬楼梯?”

“这还用某人问?”厉陆海理所当然道。

“奶奶,可是看着的啊!”

“挑重点!”男人魅惑的朝小女人吹了口气,“看着什么?”

或许,是很久很久没有扒进男人的怀里,她心脏剧烈跳动,双手使劲儿推他:“你干嘛?放开我!放开我!放我下来!!”

男性的胸膛又温暖又宽阔,铺天盖地阳刚气息将她包裹,两条修长有力的手臂,铁箍一样围着她的身子,无论她怎样努力挣扎,都无法逃脱。

她吃惊的睁大眼睛看着他,粉润欲滴的小嘴儿微微张着,唇形优美,吐气如兰。

他心尖儿一动,伸出舌尖儿她的唇上舔了一圈。一手圈住她的身子,另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砰的一脚打开房门,直奔卧室。

她从震惊中回神,恼羞成怒,“说好了,我们是假昌夫妻,未婚妻的协议也是保、保密的,不尽义务的。”

“啧啧!”他咋了咋嘴儿,薄唇玩味的直抵她的精巧下巴,不忘用胡须在她的脸颊轻描淡写的挠了一圈儿,针、针刺的灼热犹如一团火,燃的她体内灼热灼热的。

正当她措不可施的无以名状时,男人的薄唇抚在她的杏唇上,他的长舌朝她的喉咙长驱直入,挠的她七浑八素,气喘吁吁时,男人的唇带着刚刚好的余温由脖、颈直抵软绵之处,她直觉“小免子”被这个该死的臭男人揉成各种奇异的形状……

素晓靖感觉自己欲沦陷时,仅存的理智提醒自己,这可得了?不,不行!

脑袋慢慢回神,装做一脸的无辜,朝男人怯怯懦懦的似有急求:“有,有面包吗?”

“?”

“我例假来了!”

男人速的停止下来,嘲笑挑衅:“你就这么想着交给我?可真是急!”

“滚、滚开,混蛋!”

男人讳莫如深的笑了笑,此时,一正合时宜的电话铃声响来,男人本能的欲把手机扔向一边时,一个号码映入眼帘,不得不接。

“靖靖呢?下来给奶奶揉揉脚!”

奶奶的声音极其温和,甜腻的能让男人听到对素晓靖的宠爱来。

闻音,男人瞟了晓靖一眼,我说怎么的,给奶奶罐什么迷魂汤了,原来是学会了足疗会给奶奶按摩了。

转念,男人好笑的哼了声儿,这刚刚上楼时,奶奶还吩咐,以后所有事务由安婶打理,不让素晓靖过务,这个小人儿才消停几个分钟啊,奶奶就这般伺候让下楼揉脚,看来是不想抱孙子了?!

“奶奶,她、她上WC了!”

最后两个英文字母,不知是男人怎样叽叽歪歪吐出来的,听的奶奶大笑几声,这笑意里似乎藏着讳莫如深的意犹如尽。

“这么快,就疼上媳妇了,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这不还没过门吗?”奶奶嘀嘀咕咕的说着这话,似乎是孙子的答案正合她意。

接过电话,男人看着身旁的小女人早已逃之夭夭,便起身往隔壁敲门,“叩、叩……叩!”

“奶奶,让你接电话!”

“我,我!”素晓靖我了半天,装作难以隐忍的痛,小声:“面、面包呢?”

对付这个男人就要用鲜招,不来真的不行!

素晓靖明知这个大男人屋里不会藏面包,故意让他使唤的不消停,看他还哪有功夫给自己来阴招。

果不其然,男人还真的中招了,回到卧室,打开门铃想按安婶房间的门号,可迟疑下。

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我一个人大男人深更半夜的找安婶要那东东,总归有点儿太那个了。

“阿离,速战速决,把‘面包’送过来!”

“什么?”阿离一脸吃惊的阵容,嘴巴张的足能塞下个鸡蛋,要说三更半夜的,让我一个大男人去搞那玩意儿,还真是!

咋了咋扁嘴巴,阿离一脸苦瓜脸,似比接到十万命令还难为情,我啥时候一个大光棍沦落到给我那位买那东东啊!

虽是不夜城,灯火璀璨,阿离寻了大半圈儿,也没见一个超市开门营业。硬着头皮拼了,到宾馆定了钟点房,总算是搞到那东东了,装进一个黑袋子,阿离是十万火急往厉家赶。

安婶接过阿离大气喘个不停送来的黑袋子,没敢向阿离发问,这深更半夜有什么急事儿?

当然,安婶是过来人,不用打开,仅凭手感,就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东。

阿离还未转身时,安婶忍不住一阵偷笑,“这少爷啥时候这么会疼媳妇了,连这都伺候得如此周到,感情都好到这份儿上了!”

厉陆海接过安婶送来的神秘黑袋子,“咚、咚……咚”去敲素晓靖的门,可叩了几声儿,里面没动静。

她哪敢开门啊,小绵羊还真学会了用阴招对付这个大灰狼!

厉先生,晚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厉先生】 或 【晚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厉先生,晚安

婚礼,新郎昌出来个私生子,新娘身披婚纱投江自杀,遇到了Ta海。矜贵、冷血、禁欲超强的Ta却拼尽半条性命吻了她救了她,从此吻定终身……致自己于死地的情敌竟是苦苦寻觅多年的亲妹妹,而同时深爱自己的两个男人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爱恨纠葛,何去何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