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爱情不过一场闹剧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爱情不过一场闹剧在线阅读第17章毁了她的一辈子

发布时间:2020/10/18 19:01:44热度:

《爱情不过一场闹剧》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闻莫雨刚走不久,江嫣然就按耐不住,在房间里踱步。...

爱情不过一场闹剧

  齐深从门缝里看到妹妹正一脸轻松地吃着糕点的时候,脸上居然浮现出了自打许微过世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我是不是应该叫你神医了?”

  闻莫雨是闻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齐深原本就不看好他放着好好的公司不管而去学什么医,没想到现在反倒是他的医术起了这么大的作用,不仅将已经被他折腾得奄奄一息的江嫣然从死神手里给救了回来,现在又治好了妹妹的病。

  只可惜,即便是有再多妙手回春的医生,也救不回一心求死的许微的那条命。

  “谢谢夸奖,我如果不是神医,又怎么能救活那已经被你摧残得只剩几口气的生命。”闻莫雨一边收拾药箱一边阴阳怪气地说道。

  说到底,他还是在怪罪齐深把所有的怒意全部都发泄到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小女孩的身上,毁了她的大好年华,毁了她的一辈子……

  路过主楼时,闻莫雨顿了一下,他想去看看江嫣然的情况怎么样了,却还是强忍住了自己的心思。

  主楼,佣人餐厅。

  “江嫣然,我一会还有事,你去把浴室清洗了。”一个向来喜欢刁难江嫣然的女佣将抹布扔到了她的身上。

  江嫣然也是从不反抗,只是一味地顺从,便默不吭声地拎着水桶去从头清洗每一个房间的浴室。

  从二楼左起第一个房间开始,一共十八个房间,江嫣然现在栏杆边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又是不能睡觉了,然后便想也没想地推门进了房间。

  江嫣然拉开浴室门没有先查看里面的情况,而是低着头先把水桶拎了进去。

  当江嫣然抬头正好对上齐深那火热夹杂着愤怒的目光时,身子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男人精壮的古铜色躯体赤果着摆在她的面前,即便是这具身体她已经看过了不下十几遍,可她还是本能地捂住了眼睛,然后慢慢地后退……

  “不是女支女吗?怎么又立上牌坊了?”齐深看到江嫣然后退着想要逃走的动作,极为不满,伸手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着她抬头看向自己,“江嫣然,被阿元睡的滋味怎么样啊,你现在已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表子了,这辈子你都别再妄想着为自己洗白!”

  刚过了两天安生日子的江嫣然突然又惹上了齐深,眸子中也散发出了和齐深一样的怒火。

  “浴室不应该是你来打扫吧,江嫣然,你来清洗浴室。不就是为了钩引我的么,嗯?那好,我现在就满足你!”说着,齐深湿热的唇直截了当地附上了江嫣然。

  似是对长驱直入的侵略也觉得不痛快,齐深干脆把江嫣然按到了花洒下面,任由着温热的水顺着她的身体滑下,浸透她的所有衣衫,好勾勒出她紧致的线条,让她看着自己的耻辱。

  这才是他最想要的快敢!

  “江嫣然,你看看你自己,多么地下贱,和你那个下贱的母亲简直如出一辙。”齐深大掌游走在江嫣然的身躯上,似乎这样可以让江嫣然感觉得更清楚一些。

  衣衫已经湿透了紧紧地黏在身上,细致的线条偶尔伴随水珠越发显得性感无比,巴掌大的小脸也在蒸汽的熏腾下变得越发红润,活脱脱是一副勾魂摄魄的模样。

  不,这不应该是江嫣然,江嫣然不应该被打上这样的标签。

  齐深转动把手,水流瞬间变大,江嫣然双眼紧闭,手却胡乱地挥着,抵触齐深对她的一切触碰。

  “贱人,赎罪的贱人!”齐深说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在江嫣然身前那两团浑圆上狠狠地柔捏了一把。

  即便是蚍蜉撼大树,江嫣然仍旧强烈地反抗着。

  “啊!”江嫣然脚下一滑,硬生生地摔了下去,不知是伤了哪里,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江嫣然!”齐深看她倒了下去,一边关上了水龙头一边急切地喊着他江嫣然的名字,喊声中似乎夹带了一丝急切与担心,但,转瞬即逝。

  “咝——”没想到方才还倒在冰凉的地砖上一动不动的江嫣然突然坐了起来,但从声音可以判断出,一定是哪里受了伤。

  江嫣然吃痛捂着自己的右臂,秀气的小脸痛苦地扭曲在了一起。

  原来是手臂受伤了,齐深见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之前的一点点紧张也瞬间烟消云散。

  他可不想要这个女人死,因为她的死,毫无价值。

  “自己滚去隔壁客房!”齐深不耐烦地命令道,这个女人,身子这么娇弱,看来天生就是做女支女的料。

  “我没事,浴室还没有清理干净。”江嫣然说着拿起一边的拖把准备继续干活。

  ?这个女人竟然敢违抗他的命令!

  ?齐深刚想开口拿她的母亲来驱使她,可还没等开口,江嫣然便又一次倒了下去。

  齐深把江嫣然安顿在隔壁客房后,不紧不慢地拨通了闻莫雨的电话。

  “怎么又是她,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江嫣然她……”闻莫雨一接到电话便飞一样地赶了过来,生怕稍微耽搁一会,机会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期。

  “如果你再废话,也从这里滚出去!”就算是闻莫雨不说,齐深也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这些话他早就已经听得不耐烦了。

  “好,就算要我滚出去,也得先把她的胳膊给治好,还有,以后你妹妹再生病,可就别指望我了。”

  这么些年,闻莫雨没为社会做多大贡献,倒是快成了齐家的私人医生了,从前许微还在世时就因为体质差而经常生病,齐深总是深更半夜把他从被窝里给拎出来,闻莫雨到现在都还记得,许微生病时齐深那急切的表情。

  当闻莫雨推开门看到江嫣然的模样时,瞬间惊呆了。

  江嫣然依旧是左手捂着右臂,坐在地上靠着墙睡了过去,眉头还因为疼痛而紧紧地皱在一起。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全部都湿透了,甚至能从外面看清楚她里面穿的小衣,头发上还不断地滴落着水珠,身子也在不断地哆嗦着,脸上是异样的绯红。

  “齐深,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闻莫雨伸手摸了一下江嫣然额头的温度,瞬间像炸了毛一样怒气冲冲地指着齐深问道。

  齐深冷冷地看着闻莫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咔哒”一声,房间里只剩下闻莫雨和江嫣然两个人。

  闻莫雨先是把江嫣然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褪去,再把她安置到干爽的床上,一直守在床边看着她打退烧针,还时不时地伸手探探温度,目光中是化不开的柔情和心疼。

  睫毛微动,江嫣然脑袋昏昏沉沉地,感觉自己好像又在阴曹地府走了一遭。

  “你醒了?”闻莫雨惊喜道,又是伸手探探温度。

  还好,已经退烧到了正常的温度。

  “咝——疼!”江嫣然忘记了自己手臂被摔的事,想要动一下已经发麻了的右臂却引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怎么了?”江嫣然嗓音沙哑着。

  “你右臂受了伤,已经包扎上了。”闻莫雨此刻心里是欢喜的,不管怎样,退烧了就好,如果退烧,那情况可就是不容乐观。

  “右臂……那我的右臂以后还能使吗?”一个女孩子究竟是要经历过怎么样的绝望,才能够心平气和地问出这种话。

  “能使,不过你得需要静养一段时间,齐深已经同意了,你静养的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间客房里,也什么活都不用干。”闻莫雨总是习惯为江嫣然争取来最大的利益,可是江嫣然……却不想要这样的利益。

  “好我知道了闻医生,谢谢你。”

  闻莫雨离开齐宅的时候心情比来的时候轻松多了,一来齐深答应自己的事情一定会办到,二来江嫣然也十分积极地配合治疗。

  闻莫雨刚走不久,江嫣然就按耐不住,在房间里踱步。

  右臂需要静养才能康复,反之呢?

  是不是如果自己彻底变成了废人一个,齐深既在自己身上找到了惩罚赎罪品的快敢,也会因为自己的无用而放了自己,天大地大任我自生自灭?

  江嫣然宁可放弃自己的一条手臂,也要逃离这里,逃离开齐深这个让她心灰意冷的男人,哪怕即便是离开了这里就会不久于人世,她都不在意,只不是想再在这里被齐深折磨下去。

  江嫣然推开门就想去找些重活来干,好趁早废掉自己的右臂,趁早解脱。

  谁知江嫣然一开门,便看见有两个剽形大汉站在了两侧。

  应该又是齐深派来看着自己的吧,一个废人罢了,为何要看?江嫣然冷笑齐深的多此一举。

  江嫣然虽然心下惊讶,但却并没有在意,径直往前走着,却被保镖给拽了回来。

  柔弱的身躯经不住男人强劲的力道,江嫣然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江嫣然站定,正了正衣冠,淡然道,“我要去干活。”

  “请嫣然小姐回房。”

  江嫣然不予理会,依旧坚持着要出去干活,却每每都被保镖给拦了下来。

  三个人就这样僵持着,江嫣然不想把动静闹大。既然是齐深的刻意安排,那么她的违抗,只能够成为他变本加厉的借口。

  然,事与愿违。

爱情不过一场闹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情不过一场闹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爱情不过一场闹剧

因为父亲犯下的罪孽,她成为赎罪品,被送到他的面前。男人的眼眸冰冷,唇齿生寒,“江嫣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她咬牙,“齐深,你会后悔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