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挽思引 > 正文

挽思引完整版免费阅读第20章离家(一)

发布时间:2020/10/19 7:14:18热度:

《挽思引》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傅明染有些咬牙的意味在其中,她只是瞥了一眼眼前的人,便将视线投向了别处,此刻她显得冷漠的神色与傅明渊极为相像,木悠在两人...

挽思引

“二公子,属下……”木悠扫了一眼今日显得冷清的屋子,这屋子已经被打扫了一番,想来消息是确定无误了。

“是大哥授意的吗?”少年站于门前,脸上顷刻间的冷静又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傅明染看向门外,那一刻茫然的目光还在搜寻着什么,但渐渐的清明在她眼底聚成,那般寒意更甚了。

木悠犹豫了,这件事轮不到他一个下人来开口的……

“我记得去年你带我去池塘里抓鱼,然后弄损了二夫人的莲花,这件事情二夫人应该不知道吧?”傅明染移步走到了离他不远的地方,木悠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不觉心底叫苦,明明是公子没有找到莲子,硬是说那花被他采了。但二夫人那边可是不好说话的。

“二公子,这属下确实不清楚,只是今日白先生被请到公子书房中与公子在商量事情,其余的属下并不知道了。”木悠说完后,感觉到后背一阵凉风,似乎有一道冰冷的视线在他身后看着……默默的回头,应该不会这么巧合吧。

“公子”木悠恭敬的站于一边,他这番话主子是铁定听到了,那小公子的话有没有……听到,这儿的气氛有些不一样了。

傅明染见到眼前人时,除了刚刚故意说的那段话,再也没有出声,只是心中的火烧的有些厉害,她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

来的人神情清冷,那沉稳的面容之上不知什么时候起始终有着淡淡的倦意,他此刻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这带着凉意与怒火的一幕,眼底未起任何波澜。

“明染,如今你该上书院继续学业了。”傅明渊的声音如一口古井,它经历了年岁的打磨,从不轻易展露任何情绪。只是看向眼前之人的神情时,不觉剑眉微皱,这孩子何时变成这样了……

傅明染有些咬牙的意味在其中,她只是瞥了一眼眼前的人,便将视线投向了别处,此刻她显得冷漠的神色与傅明渊极为相像,木悠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一会,突然觉得犯错了似的低下了头,今日主子的心情怕是更加的糟糕了。

“若是没什么事,那我先回房了。”傅明染至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狠烈的厌恶,但是在她没等到面前之人下一句话时,紧抿着唇的傅明渊眼底已有忧郁了,何时原本以为是救赎的人,硬是把其拖下了深渊。

人已经走了……

木悠看着自家主子,连他都能感觉到当年那个救回来的孩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小公子真正的身份府中也就他和公子知晓吧。

“木悠,人看好了……没有下次。”傅明渊对着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仿佛带着寒气吐露出的话语中包裹着冰刃,一旁的木悠心底咯噔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他是失职了……小公子这次受伤责任在他身上。

“三房那边的情况如何?”似乎转瞬之间,海面上刚刚渐起的风浪又平息下去了,傅明渊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白祈的行踪却还是需要人看着的。

今日的两人……是背道而驰的。

木悠有些冒冷汗了,呆在公子身边这么些年,什么时候公子生气他最清楚不过,就此时……公子的怒火应该烧到心这里了。但是小公子……却是将要爆发的情况了。

这傅府是否……

“木悠,衙门那边的相关事情处理好,傅府不宜掺和到官府的事情当中。”飘远的声音传入耳内,木悠心中有些悻悻的跟上去了,主子看样子已经气消了……

傅明染一路上脸色有些发白,渐渐地有些虚浮的步伐,从身旁走过去的下人停下来施礼,少年神情显得片刻的阴沉,突然加快了步子,这些行礼的下人都不敢说一句话,府中白先生的事……他们不敢多言。

快要到房间的门口,眼前突然冒出人来,傅明染恍惚的视线定格开来,清楚的看到眼前的人……小念,暔语声并不清晰,但是她仿佛已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了。

“公子,楚公子来过了。”小念搀扶着她,小公子身上的伤哪受的了这个折腾,傅明染微不可知的应了一声,可是另一只脚还未踏进房门时,神情已然是变了的。

楚斐瑜返回是为了何事……

“他有说什么吗?”或许白先生走之前与楚斐瑜见了一面,傅明染顿时踏进去的脚收了回来,现在去找一定来的及的。

“公子……”小念只触摸到了她飘飞的一缕头发,她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家公子跑去的方向,大公子那边……更是不好交代了。

傅明染跑到前院走廊的尽头时,慢慢的停了下来,那站在一旁正看向她这边的人,隐在树荫下的神情看不真切,但是突然而至的一阵清风,似乎就势吹开了那人手中的扇子,扇面上精心描绘的水墨倒像是牵出一抹抹墨线,在她现世的眼前,展开了一幅秀丽山河图。

那是先生的扇子……果然两人见了面。

楚斐瑜见来的人紧盯着手中的东西,却浑然看不到他一般,嘴角一时勾起的自嘲的笑意在她突然抬起的灵动眼眸中寸寸溶解了。他轻扬起的手……那把扇子是对着她的。

但是傅明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她下意识轻扬起的手因着心中升起的念头有些溃散的意味藏于其中了。接连着是脑中出现的虚境……白茫茫的天地静的像是带着梦醒时分的丝丝怅然与忘却,然后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又是一个人了……

楚斐瑜缓缓走到她身边,见到她失神的眼睛时,脸上流露出一些复杂的情绪,似乎眼前造成的局面是因着他的掺和,但是事实究竟怎样,谁又解释的清。

白先生的身份傅家寻了四年都未果,甚至大哥也派人去查过,除了一个被告知的名字……白祈,无任何线索。但是京城的局势不像以往那般平静了。

或许傅大哥的做法他多少明白一些,傅府是不愿参与到朝廷之事当中。

“这是先生给你的……他说,这扇子是欠你的。”楚斐瑜看了那扇子一眼,默默的撇开了目光,这把扇子代表着什么,这小子不会不知道吧。

傅明染甚至能感觉到手中紧握着的东西原本的温度,是一种不知何处缓缓而来的暖意,她的目光紧盯着展开的扇面,那一缕缕的墨线不知吹到何处了。

扇面上的墨迹……祈山园中莲花弄,清水扶摇直直升。

傅明染从未有过这样明确的心思,离开傅府……离开这儿。

“小公子,三夫人唤您过去呢。”站在走廊尽头的人没有回应,傅明染一抬头,楚斐瑜不知何时走了,只剩下那把扇子……又不知何缘故,少年脸上已有尚未干涸的泪痕,那时的心情已不仅仅是因为离别,而是一种更为刻骨铭心的痛苦。

“小公子,夫人在三房中等……”可是来的人还没说完,在她眼前的人突然转身往三房的方向去了,和儿连忙跟上前去,脸上的拘谨是显而易见的,傅明染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正是那天在柴房见到的婢女。

这一天……很是平静的过完了。

挽思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挽思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挽思引

傅明染年幼时最大的心愿便是牵着楚斐瑜的鼻子走,后来有一天她做到了,可年少时突然发现自家哥哥的美色惊人,从此志向有了水准,打算拐了她那“哥哥”回家过安生日子,可是日子不让她好过,于是她便搅得玘月王朝下那些恨不得把天捅破的人日子不得安生。从此,天下太平了。“染染,你穿这条衣裙好看。”某人无下限的拿着一个捕鱼的破网放在她面前。傅明染白眼一翻,突然勾手指示意他上前,“大哥,要不你先试穿一下。”“染染又在开玩笑了,你现在已经为人妻了,不好再穿男子的衣服。”傅明渊看向她宠溺的笑道。有丝无望,明染望了望眼前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