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摄政毒妃不许跑
摄政毒妃不许跑

摄政毒妃不许跑

  • 热度:
  • 时间:2019/7/26 23:53:50
  •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人头疼的野猫;上打太后,下打花花蝴蝶,偶尔逛个青楼勾搭勾搭花魁。 摄政王殿下表示对这个“问题王妃”hin头疼,尤其是这小野猫还“勾搭”了好几个男人…… 殇瑾轩对她说:小叶子,你若喜欢这天下我都夺了送与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弄到,你给我生个小小叶子如何? 叶峰对她说:主子,上刀山下火海只要是你的命令我都去做,若想要江山,江山奉上,若想要江湖,江湖奉上,若想要归隐田园,峰也定然追随! 宗政离渊:你们都当本王死了吗?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宸儿,想要什么本王去取,别累着了……

精彩章节预览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祝王爷百年好合,早得贵子!”

……

这是哪里?恭喜?王爷?什么鬼?她叶静宸不是早就服毒自尽,成为国家的一名烈士了吗?周围早早就是一

片寂静了,怎么会突然传出这些声音?

叶静宸听了这些声音许久,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刚一睁眼,引入眼帘的便是一片大红色,而之前的那些

声音已经统统消失了,只留下一片寂静。

伸手一把撩开眼前那块迷蒙的红纱,叶静宸懵逼了,这是哪里?这些檀木沉香的家具是什么?这红烛,喜字

又是什么鬼?

她记得她明明是Z国的特种兵,被上级指派去执行一项机密任务,没想到被敌方抓住,迫不得已服毒自尽。

按理说那是自己配备的毒药,根本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但是叶静宸现在能很确信的说她就是活的!这是

怎么回事?

恍然间叶静宸看到那一边的梳妆台上有一面铜镜,便艰难的起身向那面镜子走去,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

叶静宸是大吃一惊。

镜子中的脸还是原来自己的那张脸,只是长得要显小很多,而且显得更秀气,更让叶静宸吃惊的是,此时的

她凤冠霞帔,整个一古代嫁人的装束。

就在叶静宸吃惊的扶在梳妆台前时,她的头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啊,疼!”忍不住惊呼出声,很快一大段

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的涌进她的大脑。

大宛国六公主?和亲?燕国摄政王宗政离渊?下毒……所有的记忆交织在一起,让叶静宸痛苦不已。

剧烈的头疼来得快去的也快,缓过劲来的叶静宸重新坐回了床上,她已经渐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合着自己这是穿越了啊?还穿到了一个自己都不曾认知的国度,同时还穿到了一个悲催的人物身上。

这个国度此时正是混乱的时期,整个大陆被分割成了三个国家,大宛,燕国和北漠,三国中,似乎燕国的国

力要略强于大宛和北漠。

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叶静宸,是大宛国的六公主,今天呢,是她的大婚之日,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位小公主

是被送到燕国和亲的,和亲的对象就是燕国的摄政王宗政离渊。

但是更不幸的是,还不等拜堂成亲原主就被人在喜轿内下毒暗杀了,而且此时这具身体里还有着残留的毒素

叶静宸脑海里如同播放电影一般播放着这些记忆,此时的她简直是哭笑不得,笑是好歹搞清楚情况了,哭是

……这尼玛原主被毒杀了,现在她附身了那不相当于又活了吗?活过来也就算了,就不能把毒清一下吗?

现在都不等那些回来要杀她的人继续来杀她,她就先死在这残余的毒素之下了。

再说了原主这可是和亲来的,这和亲不打仗还好,打起仗那不就是牺牲掉的棋子吗?

再看看原主这小身板,细胳膊细腿的,好像还不满十六岁吧?该怎么抵抗和自卫啊?简直是欲哭无泪。

就在叶静宸坐在床上思索的时候,从门外冲进来了一名身穿紫衣的女子,女子进来时满脸的怒气冲冲,手中

还拎着一根鞭子。

“哼,我还就要看看那个什么大宛国的六公主有什么本事!”

叶静宸抬起头向门口看去,刚一抬眼就看到一根鞭子抽向了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就向一旁躲去。

“哟,居然还能躲开?哼,我还就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就凭你也想成为王爷的王妃?”那紫衣女子抽

了一鞭子不算,一边骂骂咧咧的抽起了第二鞭。

叶静宸此时只觉得这个女人有病,眉头深深皱起,冷冽的目光向那个女人扫去,随后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向自

己抽过来的鞭子。

“你如果不想死就赶紧滚出去!”叶静宸恶狠狠的瞪着那名女子,抓着鞭子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因为这个女

人的缘故,此时她的身体里是气血翻腾。

那紫衣女子被叶静宸这么一瞪有些惊住了,没敢再动,直到片刻后才回过神:“你个废物,你松手!就你这

全天下人人皆知的废物还敢抓本姑娘的鞭子!”

“看来你是想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叶静宸尽管此时身体状况不佳,前世的身手使不出十分之一,不过收

拾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人也已经足够了。

“你还想怎么样?你个废物!大宛国把你个废物嫁过来,看来是不想过了,等着明个儿王爷就出兵灭了你们

大宛!废物你松手!”

“一口一个废物!就看看咱俩谁废物!”叶静宸此时对于这个女人是格外的厌恶,自己还没搞清楚情况,她

就冲进来对自己攻击。

不仅攻击自己,让自己身体的毒素向四肢扩散,还这般的聒噪惹人心烦,叶静宸这么想着,手臂一使劲就将

那根鞭子从那紫衣女子手中夺了过去。

鞭子一到手,叶静宸就挥鞭抽向了那个女人,第一鞭直接抽到了那女人的腰上,疼痛感刺激到那紫衣女子,

顿时扯开了嗓子。

“啊!你个废物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王爷最宠爱的女人,你敢打我!啊!”

叶静宸看着那紫衣女子依旧是那般的嚣张,手一扬起,第二鞭就准备向那个女人抽去。

“住手!”这第二鞭刚刚扬起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道声音,只见一个黄衣女子站在门口。

叶静宸眼睛微微眯了眯警惕的看着那黄衣女子,这次这个女人又是干什么的?

“佳音姑娘,请你回自己的院子!”

“你……这个废物……”

“请你回自己的院子,如果让王爷知道你在他的新婚之夜跑到王妃的房间来找茬,不知道佳音姑娘是否能承

受得住王爷的怒火?”

听见那黄衣女子的话,原本怒气冲冲的那个名叫佳音的女子,顿时吃瘪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叶静宸,捂着自

己腰部的伤口离开了。

看到那个女人离开,叶静宸这才把鞭子扔到了一边,坐到桌子跟前,努力平息着身体里翻腾的气血。

“参见王妃,奴婢名唤书月,是王爷派来伺候您的,刚才佳音姑娘让您受惊了,她一向都是这个性子,您别

放在心上。”这叫书月的婢女先行了一礼后说道。

恭顺的模样,让人挑不出任何错误,低敛的眼眸,没有任何的逾矩。

但此时叶静宸脸色苍白,额头还冒着冷汗,唯一记住的就是这个女人叫书月,伤害不到自己,其他的是一句

没听进去。

“你叫书月是吧?能……帮我找一些牛黄草和百舌草来吗?”叶静宸一只手扶着桌子,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五脏六腑纠缠在一起的疼痛让叶静宸恨不得再去死一死。

书月一抬头便看到叶静宸虚弱的模样,顿感奇怪:“王妃,您怎么了?是不舒服吗?可是要叫大夫?”

叶静宸摇了摇头,她清楚自己身体里的毒是什么毒,前世她便是玩毒的行家里手,如果连这点残余的毒素都

搞不定,她真是无颜面对自己。

“不用了,你帮我找来就是了,这两种药材应该都好找吧?”叶静宸定定的看着书月,牛黄草和百舌草都不

是什么名贵的药材,她笃定这既然是个王府,就应该会有。

书月听罢点了点头,看着叶静宸的脸色依旧颇不放心的皱了皱眉头:“王妃,真的不用请大夫吗?”

“我说了不用,你赶紧去!”这一次叶静宸是火了,狠狠的瞪了一眼书月,书月转身便向门外跑去。

不到一刻钟,书月便拿着两种药材回来了,拿到药材,叶静宸就将书月赶了出去,将牛黄草和百舌草两种药

材按比例混合放入口中咀嚼后咽下。

不出片刻,五脏六腑不再疼痛,叶静宸这才松了一口气,根据身体的反应,叶静宸知道这原主所中的毒是马

钱子提炼出来的毒药。

马钱子一般所制的毒是牵机,但此时她身体里的毒却要比牵机更毒上几分,是什么人竟会给原主下这么毒的

毒药?叶静宸是满心疑惑,不过别让她知道是谁,否则定要百倍还之!

思索了片刻,正好书月来敲门,叶静宸也就让她进来了,看到书月,叶静宸就突然想起这里婢女只有她一个

人,还是那个摄政王派来的。

“我原来的婢女呢?”叶静宸虚弱的开口问道,根据这具身体记忆得知,这位公主来和亲的时候是带了不少

婢女的。

“回公主殿下,您原来的婢女都已经被王爷送回大宛了,从今天起奴婢便是您的贴身婢女,王爷说了若是不

合公主心意,公主可从管家处自行选择合眼的婢女。”

叶静宸听完这话,基本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总之就是以前的人一个都不让自己用,怎么用都得用那位摄政

王的人。

这不就相当于监视吗?当她叶静宸傻呢?

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这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算了,反正她也正好乏了,便让书月伺候她梳洗睡下了

躺在床上时,叶静宸摸着此时这具瘦弱的身体,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赶紧恢复自己前世的身手,还有她前一

世配备在身上的各种毒药,都要重新搜罗!否则只有丧命的份儿啊!

在摄政王府的另一边,一名身穿大红喜服的男子坐在书房中,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面,红衣男子的身后站着

一名黑衣侍卫。

“见过王爷!”一名黄衣女子突然间出现在红衣男子面前,只见男子玩味一笑,定下了敲击桌面的手指。

“如何书月?”红衣男子正是叶静宸和亲的夫君,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宗政离渊,而跪在他桌前的黄

衣女子正是今日被派去伺候叶静宸的婢女书月?

“佳音姑娘去闹了一通,被王妃抽了一鞭子。”

“哦?被抽了一鞭子?”宗政离渊有些难以置信。

“是,王妃似乎并没有传闻中的那般废物,奴婢在暗中看到是王妃夺走了佳音姑娘的鞭子。”

“呵,还有呢?”

“……王妃要了一些牛黄草和百舌草。”书月淡淡的说道,但却在最后将自己原本到嘴边的惊讶和疑惑又咽

了回去。

宗政离渊对于书月的汇报感到十分的惊讶:“要来干嘛?”

“这个奴婢不知,王妃拿了草药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了。”

“哦~是吗?你先回去吧,以后她每一天的一举一动都要向我汇报,她要去哪里便随她去。”

“是。”说完书月便离开了书房。

在书月离开后宗政离渊身后的那名黑衣侍卫便开了口:“王爷,这固安公主会不会……”

“不知道呢,子音,本王让你查的北漠那些人的事怎么样了?”宗政离渊这么说着拿起了桌上的一块铜令牌

“回王爷,已经确定了,是北漠丞相的人,王爷,你说这固安公主会不会已经被北漠丞相收买了?”

听了这话,宗政离渊沉默了片刻,将令牌放到桌上站起身:“这不好说,殇瑾轩那个人向来诡计多端,哪怕

不收买,他也能把手伸进和亲的队伍。”

“子音,本王乏了,北漠那边一定要好好查查。”

“是,属下遵命。”说完那叫子音的黑衣侍卫就隐到暗处去了。

本站为广大网友整理了公认最好看的古言小说,都是些好文笔、质量高的古代言情文,每一本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 战天邪君

    他,前一世曾是修仙界第一人,这一世转生在东洲大陆。从废柴到隐灵根的绝世天才。体内神秘的云形神兽,实力强大的元婴奴仆。十步杀一人,夺宝,升级,一场天大的迷局!且看林宇如何只身战天,成就一代邪君!

  • 妃常不乖:挑群美男玩

    青龙国,建安十五年。二月,夜色微凉,冰月悬空。京城的妓院花月楼里,正是春光无限。花月楼的后院厢房里,传来了一声尖叫,一个身影奔出了房。“赛雪,你嚷什么呀!招乌鸦啊!”房里传来了铃儿般清脆的声音,要是将鸨儿招来,又要呱呱了。昏黄的光下,一个纤瘦的身影,正立在桌前。桌上放着一个小坛子,坛子上不知什么东西。吱吱的响着,还不时冒出蓝色的火焰来。“连翘,求你了,别玩鬼火了,大晚上的,吓死人了!”赛雪一脚踏进

  • 锦绣嫡女腹黑帝

    她被丈夫陷害,被指失节,亡命天涯,一双儿女也死于非命。他却为她舍去江山,陪她一起万箭穿心。她带着爱与恨重生,发誓讨回前世的债。继母悍妒,生母惨死在其手里,那就弄一群庶母让她吃尽飞醋,再将她抛尸灭族。继妹跋扈阴毒,竟敢横刀夺爱,那就把刀再横回来,让她自食恶果。与他重遇就针锋相对,却因为前世的亏欠屡屡手下留情。以为这一世睚眦必报的她再入不了他的眼,却不料仍然令他情根深种。好吧,有仇的报仇,有情的还情,千般妙计,偷天换日,帝京城风云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超级甜的奶爸文 腹黑心机女主的小说推荐 热门的保镖之类小说 刺激好看的荒岛求生小说 热门上门女婿小说 军婚小说 乡村医生小说 全能之类的小说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榜 免费言情小说 穿越种田 最新好看的腹黑王爷小说 现代悬疑 都市虐文 都市异能